關於部落格
這是散播大王聯聯愛的國度
  • 121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突然Take2

突然Take2

 

5:00a.m

聶家宏站在門外,深深嘆一口氣。倫敦霧重,但若能選擇,他寧願站在室外讓霧沾濕肩膀,好比進入室內。

畢竟,那室內的氣氛,比室外的霧更沉重。

他還在躊躇,卻有人主動打開了門。

「不是來這邊工作嗎?還每晚玩得這麼『早』,上班那有精神?」果然,如聶家宏所料,開門的男人,一見到他,就展開煩人的質問。

他心不在焉,開始回想,當初,何以為這個男人瘋狂。

有時人類在戀愛期間,身體會分泌出激素教二人能天天如膠似漆,也甘之如飴,這種由生理編織成的假像,只能維持3年。

他跟眼前的男人,已5年了,所以這種激素,早已用盡了吧!

思及此,他吐出不知已說了第幾篇的話:「徇,我們離婚吧!離婚書我一早簽了,我今次出Trip也有帶來,你就簽了吧!」

是的,那種激素,厲害得讓他們相識一年,暪著父母,往比利時住半年,取得資格,在那兒行禮結婚,只差沒領養小孩罷了!

那時,是屬於他倆的瘋狂。

此刻,卻只剩下徇的失控。

「宏,你出外一整晚,也累了!我先去校熱水給你洗澡,你知這酒店的熱水器很難校……呃,對了,你餓嗎?現在沒有Room Service了!我到附近買點麵包、咖啡給你……呃,不,再買咖啡,你豈非不能睡……」

對,這是屬於他的失控,明明已經不能回到以前了,他卻不肯放手。

每次提及離婚,徇總是左顧右盼,裝作聽不見。

 

聶家宏看著徇慌亂打轉的身影,以往,他會心軟,他會害怕改變,給了一個「咖啡」或「洗澡」的答案,然後,兩人像沒事般,繼續這種比倫敦霧還要濕翳的生活。

只是,這一天,他竟然覺得,室外的倫敦霧,比室內的空氣清新。

「徇,這次,我是認真的!」

「宏,你要咖啡吧!喝了才可認真工作……」

「徇,聽我說!我要離婚!再逃避也沒用!我們現在就分開!你裝沒事,行!我現在就走,你就好好面對事實吧!我們完了!」聶家宏丟了話,轉身就往逃生樓梯往下爬。

他不要乘升降機,因為他不要在等候的時候,教徇追上。

他不想,再給予徇任何挽回的機會了!

果不及然,徇立刻追上來。

平日,以徇的腳程,是絕對追不上他的……但聶家宏忘了,一整夜在外喝酒熬夜,身體確實受不了,腳浮了一下,眼看快要從階梯滑下,而徇已近在咫尺……

千鈞一髮,徇雙手抓著他的臂,拉了他轉了半個圈,把他甩上去。

而徇,卻因為甩力太大,他的體重也不如聶家宏,以至自己也轉了半個圈,在階梯邊緣一滑,頭向地滑下去……

聶家宏呆著,良久,也反應不來……

 

報警、送院、急救、昏迷、等候。

5:00a.m

聶家宏總算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,憶及24小時前,眼前的人還會動、會質問他的去向時,他真的後悔了。

雖然醫生說他只是麻醉藥未過,以至還沒醒過來,但聶家宏親眼看到梯間的大灘血,那是從徇的頭流出來的,沒有假。

聶家宏輕撫他額頭的繃帶,徇像意識到般,瞇著的眼睛跳動一下,然後,慢慢睜開……

聶家宏立刻如溺水人遇見浮木般,抓著他的手腕道:「你終於醒了!頭還痛嗎?」

「還好……你……你是誰?」

「你說甚麼,我是聶家宏,你到底怎麼了?我去叫醫生吧!」聶家宏想轉身出去,但聽到徇的話,卻止住腳步……

「我怎麼會在醫院?對了,一定是因為我身無分文,所以餓暈了……那個可惡的孫正杰!」

孫正杰?!一個久違的名字!聶家宏皺著眉問:「徇,好端端提甚麼孫正杰?」

「為甚麼不能提!我罵罵剛甩我的男人不行嗎?話說回來,你到底是誰?從剛才起就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……」

「剛?徇,你說,現在是何年何月何日?」

031月頭吧……大概,我在街流浪幾天,都不知何年何月了……到底你是誰……」

失憶!聶家宏腦中閃起這個字眼,明明是電影小說才有的情節,卻出現了!

徇忘了,忘了和他一起的5年!

「你是誰?」徇的問題打斷他的思路……

「我是……」徇的記憶回到他倆無認識之前,聶家宏突然發現,他倆苦纏發臭的關係,竟以這種方式來一個Take Two

這是一個好機會!他一瞥徇無名指,因意外而掉落的婚戒……

 

「我是……跟你認識你才2天的路人!」說著,聶家宏雙手往後,脫下他自己的婚戒……

 

待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