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閒帽

關於部落格
這是散播大王聯聯愛的國度
  • 121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突然Take2-4

激情冷卻,隨之是無比尷尬,遠走的理性都驟然擁至。
聶家宏想,自己大概真的喜歡了眼前這個跟自己同性別的人,擁抱、接吻都可以,但然後呢?抱他上床?當二人赤條條時,他不肯定自己能否真的勃起。
腦中閃過的猶疑,不自覺化為動作,他身體微微地,往後退。
些微的動搖,卻像一根利針,刺破了因一時衝動已形成的肥皂泡。
蘇徇苦笑一下,慢慢地,退離。
「嗯……我想想,我們還是不要發展好,我現在只能留在英國,而你快要回香港吧!這種長隔離戀愛,必無好結果!我可是切身經歷過的受害者呀,說話有一定的權威性!」
聶家宏看著蘇徇強顏歡笑,差點又衝動得抱過去了,他知道蘇徇是真的願意和他一起了,但因為他的退卻,蘇徇便自發擔起拒絕的角色,抹走他的衝動……
「嗯……但我絕對是你的朋友,你有何事,一定要找我……我明天就回港了,也不能前來探你了!我們就這樣道別,好好保重!」說著,聶家宏還是忍不住,狠狠抱著他。
「明天……」被抱的蘇徇輕喃,他沒有拒絕聶家宏的擁抱,只是這次,他已沒有,回抱了。
良久,聶家宏才捨得放手,「再見……」他轉身,迫使自己不回頭,免得再次做出不能挽回的衝動。
「聶家宏!」
但走了五步,事不如願,或者,其實如願,總之,蘇徇大喊,聶家宏也立時回頭。
「送你!接著!」蘇徇從口袋掏出一件小東西,真接拋向聶家宏。
正巧接著,聶家宏低頭一看,是MP3。
「送我MP3幹麼,我又不缺。」二人有點隔離,對話都是用吼的。
「木頭!不是送你MP3,是送你一首歌,錄在裡頭。」
「哦……」聶家宏有點呆,忽然覺得,手上的小東西,無比沉重。
「不要現在聽,回程時聽吧!離別大贈送,你轉身走吧!我現在,再為你奏一曲……」
聶家宏聽許地轉身,舉步而去。
身後,柔柔傳出長笛聲。

如果我勇敢一點,如果你瘋狂一些
我們或能把愛抓住
就算只有多幾天……

蘇徇沒有唱,但聶家宏卻自然哼著曲中詞,因為這是如此耳熟能詳,他整個假期,天天都聽他唱一片。
那是他們初遇之時,蘇徇唱的,「離開古城」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坐在的士上,朋友鬧在一團,他們還在回味整個旅程而興奮不已,聶家宏則自行坐在助手席,將MP3聲浪推至最大,用蘇徇的歌聲,結束他倆未開始已結束的一段情。
開始,是一點點雜訊。
然後,是鋼琴的伴奏。
接著,是蘇徇柔和如輕風的歌聲。

我幸慶曾下地獄
才有機會抓到著從天堂伸下來的手
失去的 拋棄的 遺留的
卻讓放在冰冷石地上的熱咖啡補回來
一點一滴 改寫回憶
一點一滴 溫暖親暱
一點一滴 卻成追憶
一點一滴 一點一滴 一點一滴……

琴音鏗鏘,就像水滴,聶家宏覺得,短短兩分鐘的歌與詞,卻滴到心坎去。因為,他知道,這正是蘇徇從來吝惜於街頭賣弄,視為最貴重的創作,而現在,蘇徇將此,贈予他。
聶家宏忐忑迷惘,至車子到機場了,他還捨不得按停,歌,聽了一遍又一遍,至拖行李的時候,沒手按「重播」,還是由MP3放著,反正他覺得空白裡頭,似若有似無地,聽到蘇徇的呼吸聲。
至櫃檯Check in,寄放了行李,聶家宏雙手才有空,帶點不捨,欲關掉MP3,關掉剛萌生的感情……

「咳……歌曲放完都整整13分鐘了,如果還聽到我說話的你,必然是傻子!
對……這話,是要說給傻子聽的,聶家宏一直都很聰明,他會聽不到,所以,我才敢說。」

接著,錄音再度陷入沉默,連聶家宏都屏息,空氣,像被一大塊鐵塊壓著。
良久,終於再聽到蘇徇的聲音:

「聶家宏,我喜歡你!
我很喜歡、很喜歡你!
或許,應該說,我愛你!」

 

聶家宏覺得之前的理智、考慮甚麼的,都在聽到那段告白而崩潰了!的確,若照平常,誰會白白聽一段空白錄音長達13分鐘?但意外發生了,他不能再自欺欺人!
「你們先回去吧!我有要事,想Postphone一班機……」
「你發甚麼瘋,現在是Peck Season,未必訂得機位……」朋友們一陣起哄,每人都覺得,聶家宏自從來到英國後,就非常不對勁!原本個性合群,在眾人中必不自覺成為領導角色的人,在這程英國之旅卻無比孤僻,整整一個月,每逢下午必然失蹤,理由嘛,不是撞邪,就是為了馬子!
「聶家宏,你沒帶腦嗎?都弄了一個月還攻陷不了,証明那女的根本不理你!你再多留那一時半刻,又有何用?」
「不!你們不明白……」
你們不明白,他沒有不理我,是我往後退了,他才放手。
是我不敢喜歡男人,他才將他的告白,錄在我本應聽不到的地方……
「求求你們,這次就別管我了,好不好。」聶家宏抬頭,眾人一見他的表情,都有點不敢置信!
眾人不再說甚麼,他們都看得出,聶家宏這次,是真的,陷落了。

朋友都上機了,留下他獨自一人,將機會延至下一班機,多訂了一張機票。
手執兩張機票,他立刻離開機場找蘇徇。
在那條陰冷的隧道,還是傳來陣陣長笛聲。
他走近他,蘇徇卻沒看見他,大概因為,他一直掉淚,眼睛紅腫得,連睜大都嫌累。
見狀,聶家宏一怔,他從沒見過蘇徇在演奏期間如此失控地哭,即便他的前男友傷他至深……
而現在,是他害他如此嗎?
那,他尚有資格可以抓住他嗎?
是他先推開,現在卻厚面皮要回,這種行為,連他自己都覺得兒戲了。
聶家宏怕伸手抓會被甩開,又怕不抓,就再也抓不住。
種種念頭在聶家宏腦中,亂如飛絮。
最後,他想到一個最被動最卑鄙的方法,他在咖啡店要了一個Double Expresso的空杯子,給了1英鎊予附近遊盪的小伙子,讓他將這個杯子,送給蘇徇。
「請你跟那個吹長笛的哥哥說,這杯咖啡的味道,或許不會全然只有香甜,要不要喝,都是他的決定,咖啡不會有怨言的。」
「廢話,咖啡是死物,自然不會有怨言!」小伙子皺眉暗忖:又要送貨又要傳這種怪話,這1英鎊還真不好賺!
「你就照我的話幹就對了!」聶家宏有點老羞成惱,被這小子一鬧,也不禁自省,自己不會肉麻過頭吧。
思及此,他匆匆離去,一方面真的覺得有點丟臉,但更大原因,是他害怕面對面式的拒絕……

接著,他回到機場,剩下等待。
一分一秒,上機了,還不見他的身影。
旁邊空白的位置,宣告著他的失敗……
一點一滴,一點一滴……他嘴角哼著,眼角,也哼著。

堂堂一個大男人,眼角卻偷偷飆淚,實在有點丟臉耶!

「那有何辦法,誰見我剛剛失……」這聲音!聶家宏抬頭,以為自己是出現幻覺!
「嘩……我長這麼大,還沒坐過business class呀!真是托福!」只見某人拖拖然坐在那個前一秒尚是空盪盪的椅子,聶家宏的淚水,立刻像關掉的水龍頭般,不再泛水災了。
「因為Economy Class沒位了!」抽一下鼻子,完全回復正常。
「把business class的機票放在咖啡杯內,真有常識。」
「把告白錄在13分鐘Dead air後的傢伙,沒資格說人,話說回來,為甚麼是13?」
「你不知道嗎,那條隧道,在第13街,我們初次見面,也是13號。」
聞言,聶家宏愣住,須臾,才握著蘇徇的手道:「我還欠你一句,我喜歡……」
「先別說,我知道,你需要時間適應,我會等,要是真的不行,我也不會怨,這又不是你唯一的路……」
聽著,聶家宏又一陣激動,他覺得,這輩子做得最正確的,就是伸出手,讓他抓著了自己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就這樣,適應,然後是習慣,最後,是生厭。
到現在,聶家宏已搞不懂,抓住他,是一生最對,還是最錯的決定。
而現下,在他毫不知情下放手,又是對是錯。
人真是奇怪,只需短短五年,對同一件事、同一個人,卻能衍生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。
連當初,他覺得浪漫不已的「13」,
「果然,13是一個不吉祥的數字。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