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閒帽

關於部落格
這是散播大王聯聯愛的國度
  • 121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上訪:暈長的受害者名單!

受害人1:
【浮台】是一種供人休息的上平台。一般而言,浮台邊設有鐵梯往返15公尺至50公尺深的



受害經過:
不止《永久居留》,在雲翔大師之前的大作《無棒之城》內,浮兄亦深受蹂躪!「我一直以為我的存在,只為讓人們游泳游得累時,提供一個地方讓他們休息……那知……上次雲大師說要拍甚麼有關棒球的電影,卻莫名其妙找來一個洋妞和男人來★◎……就算我是一個小小浮台,也覺得那與棒球毫無關連。而今次,更是變本加厲,找來兩個男人赤條條,溜著鳥,一會兒打抬拳道,一會兒觀星,一會兒……那個……我以後,點做台……」
此時,受害者,已是泣不成聲。
指控,並非毫無根據,浮台抖著手,掏出他受害時的鐵證:


「我想…我還是要把『請勿跳水』,換成『請勿露鳥』吧!」浮台帶著疲憊的聲線,自嘲自己悲哀過去。

受害人2:
【沙包】
指體育健身活動中使用的一種器材,以袋狀塑料或皮革為表皮填充砂礫或其他物質,包裹後吊放作為打擊訓練之用,通常適用於拳擊等項目。

受害人以安全為由,不願見報。對於受害經過,他亦不願透露太多……「只見得,當天有兩個赤條條的男人,走去沙灘偷沙,其中一個還不要臉道:『我們這樣偷沙做沙包,是不是犯法?』」
筆者一聽,為這種無知式的自嘲而心酸,因為……
根據《刑事罪行條例》,未有合法權利和理由,在公眾地方或當眾猥褻地暴露身體任何部份,即屬犯法。

所以說,在害怕因偷沙而犯法前,兩位鳥夾已因溜鳥而犯法了!媽的!

受害人3:
【孔子】


「雲翔大師為展示其學識淵博,硬要將自己學而不解的東西,我所說的,是『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』,關林風雲海咩事呀?」
連孔子都對雲翔大師氣憤不已,《永》一案……牽連甚廣呀!

受害人4:
【米埔】


「自從那套《無棒之城》後,飛來這兒的鳥兒愈來愈少了……」米埔看著空盪盪的自己,說起來,是無盡的唏噓。
昔日,群鳥於米埔齊飛,卻因為雲翔大師威迫利誘,鳥兒只能聚於海灘、浮台……「唉,良禽擇木而棲,現在雲翔大師這兒迫鳥兒,教牠們怎麼辨?怎麼辦呀?」

受害人,數不盡,每聽一個故事,我內心又是一陣痛,歸納起來,又見加害者的深謀遠慮,由無口的死物,至不願出鏡的名人(如林峰、雲海),或是死人(如孔子),據說,加害者膽大包天,居然計劃再多造一件大案,到時,又有幾多個受害者呢?


後記:芝士波悲哀
我以為,《永》一案,遠不及《曼谷》厲害。於是,我帶著芝士波走訪各個案,以為芝士波刺激的味道,能麻木感情,讓我冷靜聆聽受害者的話。
可惜,是我太傻太天真。
只能說,《永》實在太刺激,太震憾人性了!
我無力地咬著芝士波,看著一張張照片,心想……
我以後也不會去海灘和浮台游水(香港限定)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