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閒帽
關於部落格
這是散播大王聯聯愛的國度
  • 121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可拍成劇了】The Lost Boy

 直至聯合國這樣那樣的干涉,美國決定批出限額,分批將這些孩子運往美國。每次將名單釘上板上,這此孩子就是團在一起,看著自己的名字,和將要到達,連名字已沒聽過的城市。

 

「Chicago,那地方好玩嗎?」其中一個已成青年的孤兒問主持。

「很好玩!」主持回答,那人燦爛一笑。 

 

名單釘上版,上面的名字有三天時間由肯亞躍進一百年,去美國,義工在肯亞為他們上課,講述美國生活。

第一課:寒冷

義工拿了一塊冰讓他們摸,然後告訴他們,美國的冬天就是這麼冷。有學生認真問:「這麼冷我們會死嗎?」 

巴士還沒乘過,他們就要坐飛機,陌生的飛機餐,那塊牛油以為是配料,撕了一半直接放在意粉然後大口吞掉,在機場的流動行人輸送帶,一踏上去,蹣跚狼狽。

 

生活上還有很多細節要學,學車,其中一員一邊駕車,然後直接鏟出路外草地數米,幾乎衝至糊中,回到路上教車的美國人落車腳軟軟,完全站不隱。迎來首個冬天,學會紅衣的叫「聖誕老人」,還是不習慣寒冷,卻試著溜冰,大摔一交,被其他Lost Boy在場邊恥笑。

 

這樣的生活,Lost boy告訴美國人導師:他們分不清什麼是真,甚麼是幻想。「既然人登上月球是真,但電視劇播馬會說話的時候,為什麼不是真的?」Lost Boy如此問。

 

但對美國人來說猶如惡夢的事,他們卻欣然接受——911發生時,這班已成長的Lost boy,聚在一起禱祈、踴躍捐血、在有限的財力下,捐出$400美元,「只是覺得戰爭永遠離不開我們!」

 

 

生活還是要過,2013年記者再次探望他們。十年前,在肯亞難民營的兩個青年,一個在營內擔當牧師、另一個擔當醫療隊助理,他們懷著夢前往美國。

 

十年後,當牧師的從神學院畢業,取得美國戶籍,那是他人生中每一個證明文件。

當醫療助理的,卻還是在昏暗的燈光,讀著醫科書,日間在大型超市做釘裝。「我覺得夢想離自己愈來愈遠。」

但他還有一個希望,原來他的母親未死,現還在非洲一城,透過Internet,二母子第一次見面,相對靜默了半分鐘。

母親用非洲母語說了句hello,打開了話匣子。

母親又問起他這些年的生活,這麼多年孤獨、辛酸、拙敗,他一句也說不出口。

只有憶及戰爭前,母子倆的生活,才笑得出來。母親問他,什麼時候可以見面,他就只能答:「盡快…」

 

 

The Lost Boy有4000人前往美國,這十年,有的成就斐然,有些犯事、有些還在迷失。

 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